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沈喜梅听了程媛媛的话好半天没回神,一中午都在想这事,越想越觉得程媛媛真相了。

    石爱国的确挺符合姚丽君现阶段的眼光:大专生,国家教师,戴着副眼睛,时常穿着白衬衫,一副文质彬彬的知识分子摸样。

    她就想像姚丽君那样精明的女孩,上辈子和顾长军相亲时为什么讲话那么不留余地?她明明可以选择先和顾长军定亲,然后拿顾长军的钱继续上学,反正顾长军几年才能回来一次,谁能保证等顾长军下一次回来探亲,她已经混得风生水起了?

    他们俩的情况和自己当初可不一样,不可能一定亲就结婚,姚丽君完全可以以年龄没到拖着,可是她没有这么做,反而是一见到顾长军就讲了一堆难听的话,将顾家得罪的死死的,让她爸妈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她是铁了心要搅黄这相亲。

    或许正是因为石爱国,当时她还牵扯到被顾长军救下但是依然名声受损的自己,可惜她很快就回县里念书了,没有料到石爱国在她相亲的同一天退了亲,还很快又重新定了一门亲事。

    退一万步讲,实在不行姚丽君也应该委婉的拒绝顾家,她那么口不择言大概是觉得自己委屈了。

    姚丽君这个人因为家庭条件差有些自卑,但是又因为她自己条件好格外高傲,所以为什么这么优秀的她相亲的对象不能是温文尔雅的石爱国而是又黑又糙的顾长军?

    顾长军曾经被这么个女人嫌弃,沈喜梅现在想到都有些心疼。这辈子她绝不让两人有相亲的机会,不管用什么方法,那些伤人的话,她不会让顾长军再听见。

    沈喜梅再次回到河边,清洗中午用煮的菜,时间的确挺晚的了,她洗好菜时都能看见生产队地里有劳作的人准备下工了。

    想着家里八个劳力都在地里忙活了一上午,沈喜梅不由加快的节奏,不过有人比她更心急的,沈喜梅才煮好米饭,准备炒菜时就听见沈喜乐的声音。她小姑肯定是准点到了饭桌上,却见没有响动,就往锅屋来了。

    “你做什么吃的?他们都快到家了,这锅里还没有响动,你还懒上了瘾是吧?我看是皮痒,回头耽误下午上工,看你爷爷不收拾你。

    真是,养你有什么用,还有脸吃鸡蛋……”

    对于沈喜乐的废话,沈喜梅根本没往心上去,她爷爷最疼她了,才不会打她的。

    “没事的,这么热的天,大火烧起来,菜一时就能熟了,小姑你先出去吧,回头烟呛到你就不好了。”说着沈喜梅往灶里填了一灶粗粗的棉花杆,洗下手,回到锅台上。

    沈喜乐见冒着热气的锅,顺手拿起一个最大的西红柿,一边啃一边走了。

    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道:“快点,我肚子里可是有三个男孩,饿不得。”

    沈喜梅一点不意外的从橱柜里再拿一个西红柿出来放在盆里。

    拿起搪瓷缸子,用小汤匙挑了一点油放在锅底,开始炒第一个菜,清炒豆角,除了一点蒜瓣什么调料都没搁,但是这年头菜都是纯天然有机食品,味道不会差。

    家里人多,做的菜都用大海碗装,清炒豆角和青椒炒葫芦以及提前做好的凉拌黄瓜都被到家的沈新磊端上桌后,沈喜梅一改吝啬的作风,倒了小半搪瓷缸子油在锅底,放入蒜瓣爆香,然后分别倒进辣椒片、土豆片、以及切成滚刀块的茄子,大火快炒,很快一股呛人的辣椒味和菜香弥漫在锅屋里,放点酱油上色,然后一大勺食盐,炒匀,装了大汤碗满满一碗。

    青的红的辣椒、紫色的茄子、咖啡色的土豆片,全部油汪汪的,看上去分外诱人,沈新华口水都留下来了。

    “喜妹,你这个茄子闻起来好香。”

    “这个叫地三鲜,放的辣椒比较多,下饭,放在爸妈面前,记得提醒小姑少吃点,要不肚子里三个表弟好上火,到时候容易长刺头(湿疹)。”

    没错,这就是山寨版的地三鲜!毕竟现在条件还不允许油炸食材,就将就下吧。

    想她上辈子经营了十来年学生餐馆,这道便宜又好吃的菜做了无数次,哪怕现在油少,步骤改的面目全非,味道也绝对不会差。

    她特地加重了辣椒的比例,沈喜乐本就吃不得辣,加上为着她肚子里三个男娃着想,想必会口下留情一丢丢。

    看着洗锅水面上的油圈圈,沈喜梅皱起眉头,失算了,应该先做地三鲜在炒豆角的,那样炒豆角就不需要放油了。

    等沈喜梅端着装满西红柿蛋花汤的大铝盆上来时,桌子上的菜消灭了大半,各人碗里的高粱饭也见底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