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江泽轻轻挖起一勺,半褐红半透明,颤巍巍的晃动着,小心翼翼的塞进嘴里,眼神一亮。

    沈喜梅虽然对着冰粉的味道充满自信,但是江泽毕竟是土豪吃货,她还是有些担心对方看不上,不过从他瞪大的眼睛和手上不停歇的动作可以看出来他是很满意的。

    江泽再也顾不上什么寝不言食不语,一边吃一边吩咐道:“赶紧再给我弄一份,大碗的,甜一点,那个桃肉多一点,快点,弄好再放到冰柜里冰冰……”

    “喜妹,还有没有,外面不够吃,都吵起来了,……你叔我一口都没有吃到!”沈来旺越说越小声,要不是他说小江先生在这里,大伙早冲进来了。

    还不待沈喜梅说话,江泽拉过大盆:“没有了,剩下都是我的!你不是想在我家饭店卖小吃吗?我同意了,但是得让我先吃够!”

    沈喜梅哭笑不得:你这国宾饭店的小少爷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怎么弄得像难民?

    “这个毕竟是凉的,夏天也不能吃太多。其实这东西也不能常常吃,制作起来稍有不慎就容易不卫生。我再给你装一碗,其他的让我叔端出去怎么样?”

    沈来旺忙点头:“对对对,小江先生,我们厨房可是接到过通知,你身体不好,要少吃凉的……”

    声音消失在江泽瞪过来的眼神里。

    江泽眼光在桌面和沈喜梅脸色徘徊着,半天才妥协道:“那,你给配两碗吧,一份甜些,一份少甜,我妈在楼上。”

    然后不好意思的说:“其实你想在店里卖小吃还得我妈点头才管用。”

    听了这话,沈来旺也顾不得贪嘴了:“对对对,给江老板送一份上去,大份的!”

    要是能在江先生面前搭上话就再好不过了,但是江先生为人冷清,他们自然不敢上去打扰,但是这不是有小少爷在吗?有门路送就行了。

    沈喜梅听懂了,感情国宾饭店的老板江先生是江泽的妈妈啊?!

    手上动作谨慎起来,明明是很简单的事,她却斟酌再三,每一样添头都要问过江泽才决定放不放。

    端着大碗跟着江泽上楼了,后面剩下的让沈来旺处理。

    江先生不愧是开大饭店的江先生,别人见都没见过的东西,她却是吃过的。

    “你怎么会做这个?”小小年纪也不像去过川地的样子。

    沈喜梅有点发虚:“就是无意中发现的,小时候家里穷吃过这个果子,捏着种籽玩,挤出来冰冰凉凉的东西,小孩子贪嘴,什么都往嘴里搁……”

    好在江先生没太在意这种小事:“怪不得。这倒是个有名的小吃,正宗口味还只有川地有,你做出来的这个,味道还算勉强,想卖这个?”

    “不是。”沈喜梅说完又犹豫了,她能说她知道好些小吃的制作方法吗?对方会不会发现不合理,会不会露馅?

    沈喜梅想了一圈,想到现阶段自己能接触到了一种食物,莲花河里一到夏天就能冒出许多龙虾,可是闻名全国的十三香龙虾,她还真没有做过,得回去试试。

    “饭店里到夏季生意好像比较惨淡,县城里有家卖宵夜的大排档,那个龙虾在夏天卖的特别火爆,我烧出来的比那些大排档里卖的还好吃。”沈喜梅只敢含糊的说道,天知道,她来之前想的只是凉面、凉菜之类的简单吃食,弄个小小的推车就足以,现在好像拿不出手。

    哪想龙虾大排档在人家看来都上不了台面!

    “国宾饭店是国营的大饭店,就是一楼大厅的人均消费也在五块钱以上,大排档窗口只会拉低饭店的档次。”关键是江鸯并不指望国宾饭店挣多少钱,现在这个规模就已经超出她的预计了。

    当年江鸯大着肚子避居到这个小镇,也只是一时走途无路的无奈之举,不过今时早就不同往日了,她已经有了能力抵挡家族的倾轧。

    江鸯现在还蜗居在这小镇,只不过是因为儿子身体刚开始好转,正在长身体的时候,怕换了坏境会对他有影响。

    江泽,她唯一的儿子,生而艰难,幼时坎坷,弄得一身病痛,这两年风声消了,才敢到处求医问诊,好容易调理得当,最后关头,她不允许出现任何差池。

    但是最迟,明年高考后,江鸯会带着江泽回去,回到该属于他们的地方去。

    沈喜梅尴尬的笑笑:“是我想岔了。我就说说,不行的话不妨事的。”

    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多活了几十年的沈喜梅也只围绕着小餐馆打交道,真正的大饭店、星级酒店她都没有接触过,麻辣小龙虾什么的只能算是特色小吃,上不了国宾饭店的台面。

    “妈,她不过想挣点钱做嫁妆!反正我们饭店位置大,给她划块地方又没有大碍,大不了,窗口对着外面,客户针对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