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快更新风流仕途:办事员升迁记最新章节!

    据说,当任卫东被调到银山县公安局的消息刚刚传出来的时候,宝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叶炳文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大发雷霆,把他最喜欢的那个白瓷花瓶都给摔得粉碎。

    不怪叶炳文这么生气,他在燕北省的公安系统里确实是一个蹿升得非常快的少壮派,这几年他是顺风顺水,虽然前几年他跟古爱民争常务副局长失败了,但是现在他才刚满四十岁,也还是当上了常务副局长,所以说他没有受过什么挫折。

    对于任卫东,他是恨意颇深的,因为任卫东亲手抓起来的那个叶炳生的表弟,跟叶炳生感情非常好,也是他舅舅的独子,他被抓起来之后,他舅舅被气得卧床不起,没过一年就死了。

    这样的仇恨是没那么容易化解的,所以叶炳文对任卫东是恨之入骨,如果不是任卫东操守甚佳,没有别的什么破绽,只怕叶炳文就不是把他晾起来,而是要整他的人了。

    因为这事,叶炳生把任卫东晾了两年多,谁都知道任卫东跟他有深仇大恨,谁如果帮了任卫东,那就是跟他叶炳生过不去,而任卫东本来就没有什么后台,谁肯帮他呢?要知道帮了他就是得罪了叶炳生这个实权派,划不着啊。

    叶炳生本来以为,任卫东的前途就至此为止了,可是谁想到,现在他又咸鱼翻身了。

    他知道,任卫东去银山县,是古爱民亲自点的名,所以,叶炳生纵使想要从中作梗,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古爱民是公安局长兼政法委书记,权力比他要大得多,他发话了的事情,在公安局里基本上没人能改变结果。

    正是这种感觉,让叶炳生憋屈得很,这让他把古爱民也恨上了。

    不过,叶炳生也很有一些疑惑,怎么他把任卫东晾了两年多,古爱民都没管这事,现在却突然要管这件事情了呢?

    叶炳生在摔了花瓶之后,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苦苦思索。

    最终,这件事情的原因还真被叶炳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这还是任卫东的去向让叶炳生起了疑心,任卫东为什么要去银山县呢?银山县最近发生了什么变化呢,最大的变化应该就是那里去了一个新县长邢国栋。

    而邢国栋是谁的人呢?他是新任副市长苏星晖的人,如果这样联系的话,那这件事情就说得通了,一定是苏星晖跟古爱民达成了什么交易,让古爱民把任卫东调去了银山县。

    而这又跟前段时间发生的那起碰瓷案对得上号了,那起碰瓷案,把白承善给拿下了,白承善算是叶炳生的人了,那起案子也算是打了叶炳生的脸,而那起案子的起因就是苏星晖的妻子陆小雅。

    而叶炳生了解了一下碰瓷案发生时现场的情况,他得知任卫东的弟弟任卫军在现场,这应该就是任卫东跟苏星晖接上头的原因了。

    不得不说,叶炳生这个警察的逻辑推理能力是相当强的,他就通过这些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线索,硬生生的把整件事情的原因给推理出来了。

    在推理出原因之后,叶炳生把苏星晖也恨上了,你这一来就跟我作对,难道我就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吗?

    叶炳生虽然在宝州市公安系统算是一个实权派,等闲的副市长都未必愿意得罪他,但是苏星晖并没有把叶炳生放在心上,他回了一趟京城,去跑资金去了。

    这个资金当然就是银山县伏牛乡牛头峪的那条道路的修路资金了,蔡建国答应出十分之一,那么还有十分之九就需要苏星晖自己筹措了。

    苏星晖当然首先就是要到京城来要项目资金了,因为向国家要的资金,不需要银山县来还,这对银山县今后几年的财政压力会减小很多,苏星晖也要为邢国栋考虑一下,如果全部都是融资,那银山县以后每年都要还钱,无论如何,压力也是不小的。

    毕竟银山县的基础设施太差,以后虽然财政收入会增加,但是花钱的地方更多,所以能够要一笔不用还的资金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要资金当然是要到国家计委去要,苏星晖好歹在这里工作了一年,而且他还有其他关系,所以在国家计委他的熟人很多,要一些项目资金不是难事。

    他这次回来要资金,也可以顺便回家看看家里人,前几天他下县区去调研,所以那个周末他的家里人也没有到宝州去看他。

    他是坐翟英杰开的车回到京城的,回到京城,已经是下午了,他便让跟他一起回来的夏松去找祁虹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